社評:美國總統特朗普麻煩剛剛開始

中評社北京2月17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美國總統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安全事務助理)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的電話,讓美國總統與俄羅斯總統關係變得更加微妙。作為美國總統安全
  
 
  中評社北京2月17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美國總統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安全事務助理)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的電話,讓美國總統與俄羅斯總統關係變得更加微妙。作為美國總統安全顧問班子的主要成員,弗林的角色至關重要。這位美國白宮重要的幕僚在不恰當的時間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通電話,並且就一些敏感問題交換意見。無論是按照美國的情報管理法,還是按照其他國家的法律規範,這種做法都是非常危險的。它有可能涉嫌裡通外國,嚴重損害美國的國家利益。 

  正因為如此,新聞媒體披露弗林和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通話記錄之後,美國社會各界一片嘩然。雖然美國副總統在第一時間強調通話內容並不涉及國家機密,但是,弗林隨後承認,電話中討論了許多內容,弗林和俄羅斯駐美國大使之間的通話內容並沒有全部告訴副總統,這就意味著弗林決心自己承擔所有的責任。果不其然,很短時間內弗林宣布辭職。 

  現在人們感到困惑的是,弗林為何在處理與俄羅斯關係方面犯下如此嚴重錯誤。其中的道理非常簡單,美國總統競選最激烈的時候,俄羅斯情報機關通過互聯網絡幫助特朗普。美國總統奧巴馬決定對俄羅斯實施報復制裁措施,驅逐俄羅斯外交官。如果俄羅斯總統惱羞成怒,採取相應的制裁措施,那麼,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將會急轉直下。 

  更重要的是,如果俄羅斯總統公布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莫斯科活動所有信息,那麼,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會失去到手的一切。這對於特朗普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來說是不可接受的。正因為如此,美國白宮要員在關鍵時刻承擔巨大的風險,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通電話,目的就是要控制局勢,防止事態進一步擴大,從而使美國總統特朗普面臨極大的政治風險。 

  弗林可能沒有想到,美國情報機關對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實行24小時全方位監控,因此,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之間的通話記錄,第一時間被美國情報機關所掌握。雖然美國情報機關沒有公布談話的內容,但是,只要具備一定智商就可以想象得到,這位軍人出身的美國安全事務助理在電話中可能毫不隱諱地表達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立場,向俄羅斯駐美國大使作出承諾,一旦特朗普走馬上任,有可能會取消有關制裁措施,立即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這是一種典型的出賣美國國家利益的行為,也是情報機關所不能容忍的背叛行為。 
  美國新聞媒體不失時機地公布了弗林和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通話的消息,但是,出於保護消息來源考慮,並沒有完全公布弗林和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通話的內容,這樣做是為了向美國總統施加更大的壓力,迫使美國總統作出更加激烈的反應。果不其然,弗林宣布辭職,並且承擔所有的責任。美國副總統和美國總統在這個問題上是否存在背叛國家的行為,特朗普究竟有多少把柄掌握在俄羅斯總統的手中,所有這些都有待新聞媒體不斷採訪報道。 

  美國前情報官員公開發表文章,披露美國商人特朗普在莫斯科舉行世界小姐選美活動的時候實施一系列荒唐行為。雖然美國總統矢口否認,俄羅斯總統也公開表示不相信美國情報機關工作人員透露出來的信息,但是,這件事情本身充分說明,美國情報機關並不喜歡這位美國總統。雖然特朗普走馬上任之後立即造訪美國國家安全部門,希望能和美國情報機關建立良好的關係,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位美國商人在全世界的經營活動很可能留下許多破綻,美國情報機關對這位美國總統的品行並沒有很高的評價。不過,形勢逼人強。特朗普已經進入白宮,成為美國三軍總司令,美國情報機關必須聽命於這位美國總統,如果美國總統損害美國情報界的利益,那麼,不排除美國情報機關隨時都可能會扔出重磅炸彈,到那個時候,美國總統處境將會十分尷尬。 

  弗林作為第一個犧牲品,被迫離開白宮,這對美國總統來說是一大打擊。雖然美國總統很快派人接替弗林的職務,試圖把由此產生的一切不良影響降低到最低程度。但是,美國總統的執行團隊能否真正左右美國的局面,能否在美國複雜的政治關係中幫助美國總統站穩腳跟,人們還需拭目以待。 

  對美國總統來說,當然希望與各方面搞好關係,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強化自己的執政能力。但是,“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對於美國總統來說,過去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歷史,而是未來執政的障礙。如果在處理與新聞媒體、與美國情報機關和美國國會之間關係方面沒有採取更加有效的措施,那麼,這位美國總統很可能會內外交困。 

  特朗普的麻煩剛剛開始,這位美國總統不了解美國政治結構,不了解美國的情報系統,甚至不了解美國在處理與大國關係方面形成的既定戰略,接受新聞媒體採訪的時候特朗普直言不諱表達對俄羅斯總統的好感。當美國記者認為俄羅斯總統是一個殺人犯時候,這位美國總統脫口而出,這種現象在美國也存在。正是這種不顧一切的辯護言論,讓美國各界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否能真正維護美國國家利益產生懷疑。 
  說到底,美國總統特朗普快言快語,可能是發自肺腑,但是,他的言論實際上已經突破美國政治底線,有可能會實質性損害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把俄羅斯作為強勁的競爭對手,而美國總統則試圖拉攏俄羅斯,新的世界大國格局。當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在波蘭和立陶宛部署軍隊的時候,美國總統卻在大西洋彼岸向俄羅斯總統表達愛慕之情。這是21世紀非常怪異的現象。假如美國總統不能充分說明自己的理由,在處理與俄羅斯關係方面存在以權謀私的情況,試圖掩蓋自己在莫斯科的荒唐行為,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在處理與俄羅斯、處理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關係方面面臨非常大的困難。 

  現在西方國家領導人冷眼旁觀,除了英國首相和日本首相訪問美國,與這位美國總統見面之外,其他西方主要工業國家對這位美國總統始終保持警惕,擔心這位美國總統破壞業已形成的西方國家的戰略同盟關係。特朗普期望從自己的西方盟友身上獲取更多的利益,而西方盟友則希望美國承擔起更多的責任,美國與西方戰略盟友之間的結構性矛盾短期內無法克服,如果美國總統不調整策略,在處理各種複雜矛盾的時候直來直去,那麼,最終很可能會導致美國與西方戰略盟友的關係惡化。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