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安倍的修憲目標 可望不可即

中評社北京2月26日電(評論員 陳鴻斌)去年7月日本參議院選舉,自民黨加上聯合執政的公明黨以及贊成修憲的兩個在野黨,這股修憲勢力在參議院已占到2/3多數。鑒於在眾議院也擁有同樣
  
 
  中評社北京2月26日電(評論員 陳鴻斌)去年7月日本參議院選舉,自民黨加上聯合執政的公明黨以及贊成修憲的兩個在野黨,這股修憲勢力在參議院已占到2/3多數。鑒於在眾議院也擁有同樣優勢,安倍欲實現修憲夙願,在國會的制約因素已不複存在,安倍對此當然是志滿意得,躍躍欲試。這樣今後關於修憲問題就不必在國會繼續唇槍舌劍了,轉而將在專門設立的“憲法審議會”討論具體問題,如修改哪些條款以及如何修改等,似乎可以捲入實際操作層面了。 

  但這僅是表象。從理論上說,如今對安倍而言,確實在國會已完全沒有障礙。但在修憲勢力這一龐雜的群體中,人們的看法遠非一致,欲尋求共識仍異常艱難。 

  實際上,就在參議院選舉剛剛落下帷幕,修憲勢力內部隨即就出現了爭議。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本來就與自民黨在諸如安全、自衛隊乃至修憲等重大問題上姿態並非完全一致,它與自民黨聯合執政是有條件的。為了防止自民黨一黨獨大,為所欲為,使國家走上彎路,該黨如今更注重對自民黨的制約作用。於是該黨憲法調查會代會長便在電視討論中明確提出:沒有最大在野黨民進黨的參加,就不能提出任何有關修憲的動議,這是國會的共識。若民進黨反對修憲,憲法就不能動。對此,在野黨大阪維新會勃然大怒:真是豈有此理!此事與民進黨沒有一毛錢關係,難道競選期間的承諾可以不算數嗎?如果要拉上民進黨,那幾個黨竭盡全力取得2/3多數又有什麼意義呢?這一舉動清楚表明,在修憲勢力內部,遠非鐵板一塊。 

  眾所周知,日本修憲派和護憲派的鬥爭焦點是憲法第9條,這也是日本國內外最為關注的。在自民黨起草的新憲法草案中,明確提出要建立“國防軍”,並表示該軍對外稱為“軍隊”,對內則維持“自衛隊”的稱呼。但這一說辭在自民黨內部也被視為“詭辯”,要求這種自欺欺人的戲不要再唱下去了。 

  支持修憲的在野黨“珍視日本之心”也同意修改第9條,並在其修憲方案中提出,應根據聯合國憲章明確提出日本擁有自衛權。而大阪維新會則認為,眼下提出修改第9條還不到時機,其修改方案突出的是“教育免費”和“地區主權”(在行政體系上實施道州制)。而公明黨的一貫姿態是在現行憲法中增設若干條款,以適應半個多世紀以來國內外局勢的巨大變化,同時還非常明確表示:沒必要修改第9條。所以,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很骨感。雖然擁有2/3多數,實際上安倍要在如此龐大的勢力中尋求公約數,顯然並非易事。迄今為止,修憲始終是雷聲大雨點小,一直未能走出“務虛”階段,究竟何時能實質性啟動修憲程序,安倍心里根本沒譜。 
  全力支持安倍修憲的右翼政治團體“日本會議”,尤其是該會議的國會議員懇談會成員多達290人。但即便在這一右翼勢力內部,對修憲仍然意見不一。 

  岸田文雄外相是自民黨重要派系宏池會的會長,他就公開表明目前不考慮修改第9條。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則如此表示:10年後若干年後不好說,就目前而言修改第9條的可能性為零。 

  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下,安倍曾一度改變主攻方向,從修改第96條(有關修憲程序)入手,並為此成立了“力爭修改憲法第96條議員聯盟”,以便強力推動這一工作。但即便是這一做法,也受到了媒體以及支持修憲的學者的抨擊,以至目前只能中止相關活動。 

  於是,安倍就再度退而求其次,要求在憲法中增加“緊急事態條款”,以便在遭遇恐怖襲擊和重大自然災害之際授予內閣更大的權限。實際上這不過是一個障眼法而已,因為正面無法突破才繞到側面,側面行不通再轉到背面,總之是力圖捅開一個口子,實際啟動修憲步伐。但即便對這一條款,公明黨也非常慎重。連自民黨的未來之星小泉進次郎(小泉純一郎之子)也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修憲根本算不上當務之急,眼下應全力以赴重建2011年東北地震災區。 

  對於修憲這一極為重大的問題,日本國內目前基本分為三個陣營,即修憲派、有條件修憲派和護憲派。前者除了自民黨、大阪維新會、珍視日本之心黨這三個黨派和神道政治聯盟以外,還有“日本會議”等眾多社團。但在安倍執政團隊中處於關鍵地位的官房長官菅義偉卻認為,國民有關修憲的議論還不夠深入。而安倍的副手、副首相麻生太郎也認為,修憲問題不應出現亂哄哄的局面,應該是各方心平氣和地交換意見。而大阪維新會代表則反對自民黨草擬的憲法草案,認為修改第9條為時尚早。叫得最響的倒是勢力最弱的“珍視日本之心黨”,該黨前代表就堅持應自主制定新憲法,因為現行憲法根本無法保護日本。 
 成立於1997年5月的“日本會議”是推動修憲的一支重要力量,該組織除了擁有3.8萬名會員外,在國會還設有“日本會議國會議員懇談會”,安倍首相和麻生太郎副首相是該懇談會的“特別顧問”,其地方議員聯盟成員更多達1800人!此外,經團聯、經濟同友會、日本商工會議所等經濟團體也都是修憲派,靈友會和神社本廳等宗教團體也支持修憲,《讀賣新聞》、《產經新聞》和《日本經濟新聞》都積極為修憲搖旗呐喊。 

  至於“有條件修憲派”,則主要是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但該黨代表(最高負責人)山口那津男卻應高度珍惜第9條,該黨幹事長更認為應高度評價現行憲法。該黨的前身是宗教團體創價學會,該會名譽會長池田大作是一位堅定的和平主義者,他認為應該堅定不移地維護第9條。前年在安倍內閣通過《安保法案》之際,創價學會的支持者就打著學會的三色旗,在國會前舉行抗議示威。而池田大作雖已年老體弱,但至今仍在創價學會的女性成員中擁有崇高的威望。日本總工會也屬於該派,總工會雖然不贊成通過修改第96條來為修憲鋪平道路,卻認為“不應完全否定修憲”。在媒體中,《每日新聞》和《東京新聞》均屬這一派。後者就認為,現行憲法雖然不應視為“不可磨滅的根本大法”,但目前並未出現國民普遍要求修憲的呼聲。 

  在護憲派中,有民進黨、社民黨和共產黨這三個黨派,另外也有不少社團(其中包括一個由青年學生組成的社團),很多學者為護憲成立了相關組織。以作家大江健三郎和井上靖為首的文化界人士專門成立了“9條之會”,全力維護憲法的這一核心條款。藝術界以電影導演山田洋次為首,也同樣如此不懈努力。日本律師聯合會以及包括創價學會在內的若干宗教團體也堅決維護現行憲法。《朝日新聞》則是媒體中幾乎唯一的護憲派,一些人權團體和綠色和平組織,也都是堅定的護憲派。日本地方工會也是護憲派。

  反對修憲的文化界“9條之會”事務局長、東京大學教授小森陽一就對修憲勢力占據參議院2/3表示極為擔憂,他指出由此使日本今後的前進道路和憲法都面臨著嚴峻的考驗。他們之所以如此竭盡全力維護憲法尤其是其中的第9條,就是正因為有了這一重要條款,日本才得以避免被捲入戰爭,也因此維護了安全。 
  但日本會議會長卻將參議院勝選視為推動修憲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該會神奈川分會的一名負責人更是大放厥詞:戰後日本的和平局面並非得益於第9條,而是有賴於日美同盟以及自衛隊的威懾力。阻止修改與現實嚴重背離的憲法,恰恰是反憲政的思路。 

  如上所述,目前日本國內對於修憲這一頭號政治難題,可說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安倍儘管掌握著國會參眾兩院的優勢,但對推動修憲卻仍深感力不從心,去年參議院選舉前夕在TBS電視台的各黨派領導人辯論中,安倍曾如此坦言:就目前而言,修憲是非常嚴峻的。以至在參議院競選過程中,安倍對修憲問題居然緘口不言,仿佛不曾有過此事。在接下來的一年多任期中,即便在明年9月再連任一屆(此事目前在自民黨內阻力不小。因為安倍連任三屆無疑將剝奪其他政客的機會,他們已明確表示將竭盡全力予以阻止),在其任期內安倍實現這一夙願的幾率實在不大。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