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日本国内左翼“失声”的怪象!

中评社北京8月15日电/网评:日本国内左翼失声的怪象 来源:中国网 作者:文丰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 左与右是相对的概念,因此,近来所谓自民党独大,从该党外部的政治制
  
 
  中评社北京8月15日电/网评:日本国内左翼“失声”的怪象  

  来源:中国网 作者: 文丰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 

  左与右是相对的概念,因此,近来所谓自民党“独大”,从该党外部的政治制约要素考量,其实就是因为日本政坛左翼政党的普遍式微和失声,导致日本政治生态畸形发展的后果。 

  政治生态自有其运行规律,日本政坛左翼力量何以边缘化到如此境地,其背后的动因到底如何?在日本当代政治坐标系中,左翼力量为何难与占主导的右翼势力分庭抗礼,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政治学上的左右概念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进入近代后期,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无产阶级日益壮大。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政治组织也应运而生。进入19世纪后,伴随着国际工运的迅猛发展,左翼政治团体开始为劳工利益而奔走呼号。曾几何时,左翼力量被视为现代政治舞台上的一支正义力量,并遍布世界。左翼政党的力量之源从历史发展的必然性来看,正是19世纪末诞生的现代工人阶级。 

  日本自明治维新后,部分知识分子引进西方政治的“左右”观念,然而,当日本以及西方社会进入到20世纪70年代后,信息革命诱发的第三产业巨大变革,第一产业劳动者(农民)与第二产业劳动者(工人)的人口比例急剧下降。旧式左翼政党的政治理念是否成为第三产业(服务业)劳动者的自由福音? 

  显然,日本社会与日本政坛的现实告诉我们:并没有。 

  在资本主义各国中,政党的群众基础、意识形态、施政纲领与施政效果(政绩)有一个递进联动的关系。日本社会进入“一亿总中流”时代后,左翼政党的革命话语与民众需求脱节,其本质就是意识形态与群众基础的背离。为了适应变化,左翼政党都基本选择了路线转向。在其转向过程中,政治口号对“劳动—工薪”阶层的激励功能急剧退化,并与其他中、右翼政党政治纲领趋同,这反映了社会各阶层利益的总体同质化。 

  日本政坛左翼力量的代表——日共的现行纲领也体现了现代日本社会的变迁趋势,但作为其标志性的象征,日共意识形态仍然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一方面,意识形态作为政党身份“识别码”使其保持了原有的左翼特征;但另一方面,却导致在社会转型中无法与社会发展潮流完全契合。除日共外,同为左翼的日本社民党由于转型失败,已经严重边缘化,其政治纲领越来越难以在当代日本社会中赢得“下层”民众的青睐。更无法像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那样,依然保持较大的政治影响力。 

  据本周NHK的支持率调查结果可知:执政两党自民党和公明党支持率分别为34.8%和3.7%,其他政党一共11.1%,不支持率高达45.7%。换言之,当前日本政坛政治光谱上的左翼与极右翼(日本维新会)的支持率都低的可怜,两者在国会选举中对自民党的执政地位构不成任何实质性威胁。此外,该调查结果表明,即使在民众中,自民党的“不支持率”再高,也无法找到可以将其完全替代的政党。而民主党“变天”的前车之鉴,更让许多人看清了日本政坛上许多所谓的政党与自民党不过是一丘之貉,本质上毫无差别。日本民众十分清楚,任何一个政党都不具有带领日本经济走出低迷状态或应对高龄化、少子化社会危机的点金手、魔法棒。 

  日本政坛左翼“失声”直接导致日本国内政治力量失衡,政治生态恶性循环: 
 
 一是政党资源配置的“马太效应”。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左翼政党的政治基盘大幅缩水,票源被高度稀释,左翼政党更加难以聚集相对多数,遑论与以自民党为首的右翼势力相抗衡,以至于今日右翼愈强,而左翼愈弱。 

  二是左翼力量式微导致对右翼政党失去政治制衡功能。右翼独大已呈现出长期化、常态化趋势,而这又反过来为日本社会“右倾化”、“保守化”提供了政治驱动力——选举中的相对优势会继续向自民党集中,上述马太效应将更加明显。 

  第三,更为可怕的是,作为日本战后民主化改革成果的议会内阁制(相对于日本近代历史上明治维新确立的绝对主义天皇制)的民主机能极度萎缩。以自民党为代表的右翼“独大”态势日益固化,对实行议会制的日本而言,民主政治意义上的“反对党”、“在野党”形同虚设,象征着以政党制为表征的代议民主制在日本名存实亡。 

  从安倍独大到自民党独大再到右翼独大,如果将这一系列表象的递进关系倒过来检视:正是日本社会普遍的右倾化、保守化,致使在不支持率高于支持率的情况下,自民党的支持率依然是其他所有党派支持率总和的两倍以上,自民党政权被称为当代日本名副其实的“自民党幕府”亦不为过。以此观之,日本国会不过是自民党长期坐庄的博弈场罢了。 

  综上所述,日本国内右翼势力甚嚣尘上,自民党在解禁集体自卫权,解除和平宪法紧箍咒的邪路上越走越远,在中国周边地缘政治舞台上兴风作浪,正是当前日本左翼力量全面式微,并在日本政坛与日本社会失声而导致的日本内部政治生态失衡的重大后果之一。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