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右翼猖獗 给特朗普伤口再撒一把盐

中评社北京8月17日电/网评:右翼猖獗给特朗普伤口再撒一把盐 来源:中国网 作者:陶短房 学者 美国弗吉尼亚州骚乱始于当地时间8月11日,起因是该州夏洛茨维尔市于今年6月将罗伯
  
 
  中评社北京8月17日电/网评:右翼猖獗 给特朗普伤口再撒一把盐 

  来源:中国网 作者:陶短房 学者 

  美国弗吉尼亚州骚乱始于当地时间8月11日,起因是该州夏洛茨维尔市于今年6月将“罗伯特.E.李公园”重新命名为“解放公园”,日前又决定将公园内罗伯特.E.李将军(Gen.Robert E.Lee)雕像移走,引发当地右翼团体和右翼支持者的不满。 

  部分极端右翼组织在网上发起了“右翼团结”(Unite the Right)集会,原定集会时间为12日中午,但11日晚许多白人至上主义者就赶到弗吉尼亚大学周围进行火炬游行,闻讯赶到的自由主义者也随即进行反游行,双方爆发激烈冲突,警方随即宣布集会为非法,幷开始逮捕肇事者,但事态已失去控制。 

  翌日,双方持续在市内各地发生冲突,相互踢打、投掷杂物,甚至用防狼喷雾对喷。据弗吉尼亚警方称,骚乱已导致至少3人死亡(除海尔外另两人死于直升机坠毁事故),35人受伤,弗吉尼亚州长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已宣布该州处于紧急状态。 

  敏感的美国政治观察家们立即认识到,这是给目前被种种内忧外患弄到焦头烂额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出了又一道难题。 

  李将军是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军名将、继任南军总司令,幷曾在战场上充分发挥指挥才能,几次几乎击败联邦军队。在南军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他以“不能再有更多流血”为由率领南军全体投降。 

  李本人是个矛盾人物,他在战前经常发表批评奴隶制的言论,但自己继承娘家部分黑奴后又将他们奴役到契约期限最后一日才释放;他感情上反对南方独立,以至于林肯总统一度想提名他为北军总司令,却在得到南方邦联任命后为南方邦联战斗到底;他一直反对南方邦联总统戴维斯(Jefferson Davis)的冒险、偏激、破坏主张,不顾其反对执意率部投降,却又与之保持了终生的友谊。 

  战后美国联邦政府对李的处理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他们剥夺了李的公民权(直到1975年才恢复),没收了原属于李妻子名下的房地产(改建成今天的阿灵顿国家公墓,不过后来法院裁定没收不当,最后李的儿子将这块土地折价出售给弗吉尼亚州政府),另一方面他们又允许李出任弗吉尼亚列克星敦的华盛顿学院(今华盛顿与李大学)校长,李因此成为知名教育家。 

  长期以来,对于李这样曾经加入叛军、但个人又有一定知名度和号召力的历史人物应如何评价,美国国内是有不同意见的。主流意见认为,南北战争作为内战已经结束,对于已承认错误、幷在随后为美国作出贡献者应该以宽容为主,而李因为个人有很多追随者,政治、军事等领域又有许多建树,在这些人物中受到的纪念、推崇最多,许多老电影中“李将军”都被塑造成一个“好人”(至少不是坏人),二战中大量生产的M3中型坦克被命名为“罗伯特.E.李”型,阿灵顿国家公墓里也仍然保留着李将军故居;但另一派意见认为,李是奴隶制和种族压迫的帮凶,纪念他无异于否认种族平等的美国“政治正确”,因此不应继续纪念。 

  在美国各地,是否继续纪念李是由县、市议会自行决定的,亚拉巴马州至今保留着“李县”,许多地方也有以他命名的街道、广场幷竖立他的雕像,但詹姆斯河堤坝上的“李将军雕像”就因为当地居民投票反对,在上世纪90年代被拆除,此次夏洛茨维尔市“李公园事件”,也是因为市议会投票通过改名和随后移走雕像而引发的。 

  一般而言,美国南方白人对李持好感者较多,而南方有色人种则持相反观点,许多原本设立李将军纪念地的地方出现要求拆除、改名的风潮,往往和当地居民人种构成发生逆转有关。 
 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中就包含不少白人右翼人士,他也曾在竞选过程中质疑过奥巴马(Balack Obama)“幷非出生在美国”,如果对此次骚乱中反对迁移李将军雕像者的诉求给予过于严厉的谴责,很可能动摇这部分基本盘的根基;但现实中白人至上分子和新纳粹成为骚乱中最活跃的一群人,又直接造成了街头血案,如果不给予严厉谴责,不但会被民主党人及其支持者再次找到狂轰滥炸的理由,就连许多共和党人也会不满。 

  8月12日,特朗普在新泽西高尔夫球俱乐部发表讲话,表示“以最强烈态度谴责这种(指菲尔兹冲撞事件)恶意、偏执和暴力”,但既未提及种族主义,也未提及白人至上,而他的女儿伊万卡稍晚则谴责了“新纳粹”,但同样将谴责范围控制在“施暴者”身上。 

  很显然,特朗普试图将“反对迁移李将军雕像的诉求”和“上街示威幷与对立方发生冲突”、将“发生冲突”和“实施犯罪”、将泛泛而论的“反对停止对李将军纪念”和借此宣扬“新纳粹”和白人至上论区分开来,仅仅谴责后者而忽略前者,以此兼顾“安抚基本盘”和“顾及政治正确”两全。 

  这种做法理论上似乎是可行的,但实际上恐怕是慢郎中遇到了急病人:“新纳粹”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绝不会放弃这次难得的“蹭热点”机会,他们势必会绞尽脑汁把事闹大、闹极端,从而令特朗普的“区别对待”失去效力;自由派和民主党支持者则同样会借题发挥,将普通的“反迁移者”、乃至所有支持特朗普的人都贴上“同情白人至上”、“对新纳粹绥靖姑息”的“政治不正确”新标签,给特朗普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