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美国种族骚乱非社会撕裂那么简单

美国爆发了10年内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 中评社北京8月22日电/网评:美国种族骚乱非社会撕裂那么简单 来源:中国网 作者:晓岸 中国网特约评论员 把美国夺回来、你们不会取代我
  
 
美国爆发了10年内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
  中评社北京8月22日电/网评:美国种族骚乱非社会撕裂那么简单  

  来源:中国网 作者:晓岸 中国网特约评论员 

  “把美国夺回来”、“你们不会取代我们”,这是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为表达对白人主体地位渐丧的不满,在8月11日开始的“团结右翼”集会抗议活动中喊出的口号。这场抗议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起因是该市市议会响应当地部分族裔居民要求,决议拆除美国内战时期南方将领罗伯特•李的雕像。包括新纳粹组织、光头党和3K党一些分支在内的多个右翼极端组织开展联合行动,现场的纳粹旗帜、举手礼和口号触目惊心。 

  这是过去十年在美国发生的最恶劣的白人至上主义运动。集会迅速演变成白人极端分子与左翼抗议者之间的激烈冲突。12日,白人至上主义者詹姆斯•菲尔茨驾驶汽车高速撞向抗议人群,当场造成1死19伤。截至14日,整个骚乱事件共造成近3死30多人伤,举世震惊,在全美更引发对新纳粹可能作为政治力量重新崛起的讨论。弗州在夏洛茨维尔市实施紧急状态,并将“团结右翼”集会定性为非法。 

  在欧洲殖民美洲和美国立国、崛起的整个过程中,白人至上主义的幽灵始终飘荡在北美上空,是美国意识形态结构的重要因子。19世纪末、20世纪初,把白人视为优等民族的种族主义政策在美国大行其道。但也正是从那时起,美国废除奴隶制,亚洲和欧洲的移民大量涌入,美国成为“丰富的多国家合体”和多民族的“熔炉”,致力于所有公民平等权利的民权运动开始成为美国的国家使命。伴随主流意识形态的保守化趋势,20世纪六七十年代兴起的极右组织“民兵”、“美国纳粹党”、“亚利安众国”以及复兴的三K党,引导白人对民权和女性主义运动进行反击。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白人至上主义才开始被美国主流意识形态摒弃。 

  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为总统表明,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仍有深厚的社会土壤。近些年白人中下阶层在社会财富分配中的失意、制造业衰退对白人民众收入和就业机会的冲击、外来移民大量涌入给美国人口结构和社会保障机制造成的压力,是特朗普在以其“美国优先”理念和排外、保护主义的主张胜选的重要背景。特朗普就职后,把持极右翼理念的人安插在白宫关键岗位上,接连出台与美国主流社会价值相悖的政策,对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的重新抬头难辞其咎。 
  此次夏洛茨维尔骚乱发生后,特朗普未能在第一时间明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迟至12日中午,正在新泽西州一家高尔夫俱乐部休假的特朗普才在推特发声:“我们必须全部团结起来,谴责所有仇恨背后的东西。美国没有暴力行为的容身地。让我们团结一心!”14日,迫于强大的政治压力,特朗普再表态,明确谴责种族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是“令人憎恶的”罪犯和恶棍。然而15日,他再次表态,指责“另类左翼”抗议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及新纳粹分子一样暴力,都有责任,参加集会的人并不都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这一边的团体很糟糕,那一边的团体也很暴力。” 

  特朗普的骑墙立场据信受到了长期持极右翼立场、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的总设计师、白宫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的影响,是班农左右了特朗普公开表态的反覆。但更多美国人深切担忧:如果这不是班农施加影响的结果,就意味着特朗普本人对种族主义者的想法持认同态度,“那对美国实在是太糟糕了”。不管怎样,特朗普的言语模糊触碰了美国的“政治正确”红线,激起广泛而强烈的批评,导致夏洛茨维尔的种族冲突直接演化、发酵成一场直指特朗普领导能力、执政诚意和道德合法性的声讨运动,同时也暴露出白宫内部的意见分化。 

  就在特朗普三次表态的同时,华盛顿的政治圈出现了与其言论划清界限的集体动向。 

  白宫新任幕僚长约翰•凯利、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和美军四大现职高级将领(海军军令部长李察逊、海军陆战队司令尼勒尔、陆军参谋长米勒、空军司令戈芬)发表强烈谴责种族主义的声明。

  包括众议长保罗•瑞恩在内的数名共和党国会议员和包括福克斯电视台在内的多家媒体公开表态反对特朗普的模糊言辞,有媒体直斥特朗普“抛弃了美国总统的道德责任”。 

  为表达抗议和不满,7名商界领袖以“有责任必须对偏狭与极端主义表达立场”为由宣布从白宫制造业委员会辞职,由黑石集团、通用电气、摩根大通等10余名知名企业CEO组成的总统战略和政策论坛集体决定自行解散。 

  与此同时,美国社会上形成了针对夏洛茨维尔骚乱中白人至上主义作乱分子的人肉搜索、断绝亲友联系和拒绝提供辩护和互联网服务的声势,显示白人至上主义遭到明确而强烈的抵制。 
  特朗普实际上是一个没有党派的第三方总统,一直遭到媒体、官僚机构甚至是共和党内部的抵制。从特朗普竞选之初起,对他最严重的一项指摘就是他迎合种族主义者。显而易见的是,特朗普针对夏洛茨维尔骚乱的表态并非无意之间说错了话,而是为了稳固他的基本盘、避免丧失将他“抬上总统宝座”低层白人的支持而故意显示出的摇摆。特朗普的民主党政敌和在共和党内的反对者、反感者以及主流媒体则抓住机会大做文章,掀起一场“道德批判风暴”,借机推进自己不同的政治目标。 

  由此可见,在过去200天“通俄门”、“家族门”等事件的基础上,夏洛茨维尔骚乱开启了一场事关特朗普执政地位和前景的更激烈较量。一周时间下来,特朗普的被动在加深,但也不像其对手期待的那样深。 

  盖洛普等民调显示,对弗吉尼亚州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评价令特朗普的总体支持率进一步下降,在其执政满200天后不久仅为34%,创他上台以来新低,也创下任何一任总统任职第一年的新低。不过,同样的民调显示,相对于反对特朗普的人的持续增多,支持特朗普的人仍未见明显减少,每10名特朗普的拥趸中有6人明确表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放弃对他的支持,53%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表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他们对特朗普的反对或支持。这意味着特朗普的政治愿景更难实现,其在今秋以后推动调高债务上限、预算、税改过国会关的努力将遭遇更大阻力,与国会民主党人的和解和国会共和党人的合作更加遥遥无期,但其支持者的基本盘仍能守住,因此并不是一个最坏的结果。 

  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坚持他的关于极端白人种族主义者及其反对者是“一丘之貉”的立场,拒绝“道德绑架”,拒绝在批判者面前示弱。8月16日,特朗普乾脆宣布解散他的两大经济顾问委员会制造业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 

  接着,华盛顿的政治斗争有了戏剧性的新发展。8月18日,白宫发言人宣布白宫首席战略师的总设计师班农自即日起离职。班农“卷铺盖走人”早有风声,但对华盛顿政治圈来说仍显突兀。这一结果据传与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又称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有关,凯利希望构建一个更有秩序和纪律的幕僚团队,加强层级管理,避免出现幕僚绕过幕僚长直接向特朗普汇报的情况。此前,班农深陷白宫高层内斗,与共和党建制派和军方势力同时产生摩擦,据说几周前便已被特朗普“冷藏”,只不过在等待将其解职的时机。 

  夏洛茨维尔骚乱事件成了压倒班农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可被视为特朗普在引发众怒后的“丢车保帅”行为。然而,至少在目前阶段,特朗普抛弃班农并不等同于他也抛弃了迎合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政策倾向。班农离开白宫后,立即向媒体表示继续“效忠”特朗普,将重回保守派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担任掌门人,从外围推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 
  特朗普上台以来最重大的人事变动为今后一个阶段的白宫政策竖立了新的风向标,人们密切关注着日益孤立的特朗普将会沿右翼保守道路硬着头皮走下去,还是进一步向共和党温和立场靠拢。 

  无论如何,夏洛茨维尔事件绝非仅是一场种族骚乱,它一方面暴露了美国社会日益撕裂的客观事实,一方面喻示着华盛顿更为激烈的政治动荡期才刚刚开始。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评论称,夏洛茨维尔骚乱或许是特朗普执政地位加速走向虚弱的一个转折点,至少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前,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将公开疏离特朗普,即便共和党籍国会议员以税改之名同特朗普继续站在一起,那也只是为了共同生存,而非想要分享特朗普成功的喜悦。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