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日本構建先發制人打擊能力劍指何方?

中評社北京4月21日電(評論員 陳鴻斌)去年5月,3名日本防衛領域的重要人物聯袂訪問了美國,詳盡了解美國對美日同盟的看法以及在安全領域如何應對朝鮮和中國的對策。這3人分別是
  
 
  中評社北京4月21日電(評論員 陳鴻斌)去年5月,3名日本防衛領域的重要人物聯袂訪問了美國,詳盡了解美國對美日同盟的看法以及在安全領域如何應對朝鮮和中國的對策。這3人分別是2012年安倍複出後的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2014年安倍改造內閣後出任防衛大臣的中穀元和2012年被任命為防衛副大臣的長島昭久。在訪問之際,雖然他們均已從政府卸任,但前兩人還是眾議員,後者則是參議員。而就在此後不久,在安倍再次改造內閣後,小野寺五典梅開二度,又再度出任防衛大臣。結束訪問返回日本後,這3人在《Will》月刊舉行的座談會上,直言不諱地表達了他們的訴求。其核心意見就是:日本的“專守防衛”應立即轉向先發制人的打擊。 

  在座談會上,小野寺說得非常明確:過去對一個國家的武裝攻擊,都是通過戰鬥機或軍艦在接近對方領土時才發動攻擊,如今已截然發生了變化,即通過巡航導彈從本國領土向對方發動攻擊。因此,在日本看來,敵對國家的巡航導彈就構成對日本的最大威脅,這就必須建立彈道防禦系統。此前日美雙方也一直在為此而努力。但是,導彈防禦系統的技術要求是很高的,而且其功能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對方同時發射多枚導彈之際,不可能攔截所有的導彈。於是,日本國內就出現了一種呼聲,即認為欲提高防衛效果,就必須對具備發射巡航導彈的國家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在他們看來,只有打掉對方的導彈發射基地,才能確保對方無力進行先發制人的打擊。但日本欲擁有這一能力,又很介意國際社會的反響,於是就讓這3人前往美國打探一番。使這3人深感“喜出望外”的是:美國完全支持日本擁有先發制人的打擊能力,這當然使他們深受鼓舞。在他們看來,日美同盟如今也進入了“新時代”,日本必須不斷加強本國的防衛能力,由此才能與美國形成多層次的防衛體系,從而提升威懾力。 

  長島昭和的話說得更明白:從短期來看,日本面臨的是來自朝鮮的威脅。從中長期來看,主要威脅還是來自中國。無論從東海來看還是從南海來看,中國不斷走向遠洋,對國際秩序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但從特朗普政府上任以來的進展來看,在南海問題上顯然是“無為而治”,因為直至他們訪美之際,特朗普政府尚未在南海實施“自由通航”。這使3人以及日本國內的右翼勢力對此極為焦慮。在他們看來,絕不可因此而給中國留下“空白”。但就在此後不久,美國再度恢復這一做法,並在不到3個月內三闖南海,其力度遠超奧巴馬時期,日本國內又是一陣欣喜若狂。但日本國內的右翼仍覺得很不過癮,因為此舉並未從根本上改變南海態勢。而且去年特朗普在越南出席APEC會議期間發表演講時居然只字不提南海,這又讓日本右翼勢力頗感失望。
 小野寺對此完全表示贊同。他認為雖然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朝鮮的導彈發射,但絕不可將南海“晾”至一邊。在奧巴馬執政的8年時間中,美國政府對朝鮮的對策是“戰略忍讓”,實際上是任由朝鮮發展導彈和核武技術,以至使得美國和日本的導彈防禦技術以跟不上朝鮮的進展。面對這一嚴峻形勢,日本必須為美國分憂解難,全力提升本國的打擊能力。 

  小野寺五典在2014年卸任後,轉而出任日本安全保障委員會排名第一的理事,並擔任自民黨“有關彈道導彈防禦研究小組”的負責人,該小組在去年3月30日就向安倍提出建議:應為提升彈道導彈防禦引進相關裝備,並為此擁有日本獨自的打擊敵方基地的能力。也許正因為他的“業績”凸顯,所以去年8月他被安倍看中,再度出任防衛大臣。上任後他便全力推動陸基宙斯盾體系的建設,日本政府隨即撥款2000億日元巨資,從美國引進兩套陸基宙斯盾體系,以便減輕海上自衛隊在日本海防範朝鮮彈道導彈的壓力,從而騰出力量防範更重要的對手——中國。 

  關於先發制人打擊問題,安倍首相在今年2月14日眾議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說得更加直白:“先發制人的打擊要有利得多!”實際上,日本目前的防衛政策已在全面朝這一方向“轉型”,例如由2100名官兵組成的自衛隊第一支“水陸機動團”(即海軍陸戰隊)已在佐世保軍港開始部署,沖繩還將配備地對艦和地對空導彈,迄今為止歷屆日本政府所恪守的“專守防衛”政策早已被安倍拋至九霄雲外。 

  從以上對話和安倍的上述講話中可清楚看出,日本就是通過借口防範朝鮮,從而使其擁有先發制人的打擊能力,以便在美國難以無法完全滿足日本的防衛需求的情況下,通過提升本身的防衛能力,來加大對中國的“威懾能力”。 
除了引進陸基宙斯盾體系外,日本政府還決定分別從美國和挪威引進射程更遠的巡航導彈,並為此在今年的防衛預算中專項撥款22億日元。去年12月8日,小野寺五典在記者會上對這些巡航導彈的功能如此表示:“我國的宙斯盾艦在防範朝鮮的彈道導彈,但這些宙斯盾艦必須置於敵方的威脅範圍以外。對準備入侵我國的敵方海軍和登陸部隊,必須通過開展各種有效並安全的作戰,拒敵於威脅範圍以外。”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里所說的“準備入侵我國的敵方”,顯而易見是在劍指中國。從多年前日本就開始強化西南方向的防衛,而且還頻頻單獨或與美國聯合舉行“奪島演習”,其針對性都是不言而喻的。

  如今,日本高層在談及外部威脅時,都心照不宣地採用一個模糊的表述“某國。”其實,對於朝鮮的核開發和導彈發射,日本從來就是直來直去,沒有也根本不必有任何顧忌。而這一“指向不明”的表述,不過是故意繞彎子而已。日本政府內的鴿派人士,都希望與這一“某國”友好相處,但鷹派人物卻指責該國不靠譜,是“麻煩製造者。”如今那些鴿派人士完全處於失勢和無語狀態,而鷹派人物卻個個趾高氣揚,志滿意得。用日本媒體的話來說,就是如今的日本安全保障是雙管齊下,既嚴防“前門的狼”(即朝鮮),同時更防範“後門的醒獅”。至此,話已說得不能再白了。 

  顯而易見,日本堅持多年的“專守防衛”政策,已經儼然轉化為“專防中國”。對此,中國當然不會熟視無睹。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