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西班牙家贫万事哀深层次矛盾何在

中评社北京6月5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2018年6月1日,西班牙议会投票罢免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职务。按照西班牙的法律,提出罢免议案的反对党工人社会党领袖桑切斯立即成为西班牙新的
  
 
  中评社北京6月5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2018年6月1日,西班牙议会投票罢免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职务。按照西班牙的法律,提出罢免议案的反对党工人社会党领袖桑切斯立即成为西班牙新的首相。 

  西班牙政坛这场风波产生的原因是,西班牙法院2018年5月24日就西班牙著名的腐败案件“居特勒”案件作出宣判,判决书表明1999年至2005年西班牙出现一个大型腐败集团,西班牙执政党多名高级官员深陷其中,将政府的公共项目交给行贿者,从中获取商业回扣。西班牙执政党因此被法院判决非法获得政治资金,法院要求执政党缴纳24.5万欧元的罚款。 

  这一案件成为推翻西班牙执政党的导火索。西班牙反对党工人社会党抓住不放,立即在西班牙国内掀起反对执政党的政治浪潮,并且依照西班牙宪法和法律,在西班牙议会发动投票,通过合法程序罢免西班牙执政党首相。西班牙执政党首相被迫黯然下台。 

  这场政治风波表面上看是由贪污腐败所引起的,但从本质上来说,反映出西班牙经济发展中出现的深层次矛盾。 

  加入欧元区之后,西班牙始终处于经济发展落后地位。作为欧洲南部重要国家,西班牙政府竭尽全力地维护经济体系,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由于西班牙执政党缺乏强有力的经济政策,内部创新力不足,生产力发展缓慢,再加上西班牙生产效率不高,使得西班牙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始终处于不利的地位。 
近些年来,西班牙政府为了吸引外资,制定了若干优惠政策。可是,等到外资进入西班牙之后,西班牙政府在西班牙反对党掣肘之下,调整吸引外资的政策,严重损害外资企业的利益,从而导致外国投资者望而却步。 

  西班牙政府不能依靠货币贬值解决国内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只能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实行极端危险的财政政策,通过转移支付,促进地区经济建设。西班牙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实现经济的复苏,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西班牙中央政府实行积极财政政策的时候,忽视了西班牙的基本国情,结果导致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居民普遍认为,西班牙中央政府从加泰罗尼亚地区获得的财政收入相对较多,可是对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转移支付相对较少,因此,他们通过公民投票的方式宣布独立。 

  虽然西班牙中央政府采取果断措施,一方面扣押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主要政府官员,并且采取司法措施将发动公民投票的政治领袖绳之以法,另一方面向欧洲联盟通报西班牙国内的政治情况,要求欧洲联盟采取措施将逃亡欧洲联盟国家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主要领导人缉拿归案。欧洲联盟为了维护西班牙国内统一,积极配合西班牙政府采取法律措施。然而,大错已经铸成。西班牙国内不同地区的居民对中央政府的不满情绪不断累积,西班牙中央政府成为众矢之的。 

  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充分利用西班牙社会各界的不满情绪,向西班牙执政党发起冲击。西班牙工人党本来打算在未来选举中,发动群众将执政党赶下台。可是,西班牙执政党内部的腐败行为,促使西班牙工人社会党提前动手。西班牙法院作出的判决,让西班牙民众充分意识到,西班牙执政党在处理国内事务方面非但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反而滥用职权为西班牙执政党谋取私利。正因为如此,西班牙工人社会党依法向西班牙议会提出弹劾的议案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波折顺利通过。 

  说到底,西班牙国内糟糕的经济形势以及暗淡的发展前景,使得西班牙绝大多数选民迫切希望改变现状。西班牙政府希望发展经济摆脱困境,可是,制定经济政策过程中捉襟见肘。西班牙过去依靠外向型经济拉动国内经济增长,随着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西班牙国际市场份额迅速萎缩。更重要的是,加入欧洲联盟之后,西班牙政府放弃了自己的货币主权,不能通过调整货币政策解决国内经济增长问题,只能依靠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增长。
西班牙政府试图通过增加公共设施,拉动经济的增长,但是,在公共项目建设合同签订和履行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腐败问题,结果导致西班牙工人社会党抓住把柄,利用西班牙宪法和法律将西班牙执政党拉下马。 

  西班牙政府所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整个欧洲联盟所面临问题的缩影。欧洲联盟国家试图通过市场经济的一体化,实现优势互补,促进经济的发展。可是,在欧洲联盟的内部,很快出现了两极分化现象。德国依靠科技创新,牢牢地把握欧洲联盟国家经济发展的主导权,德国产品在欧洲联盟市场的份额越来越大。法国依靠区域合作,巩固了在欧洲联盟地区市场地位。而西班牙、意大利、希腊、葡萄牙等一些欧洲联盟国家则由于缺乏比较优势,在欧洲联盟内部逐渐成为德国、法国等少数国家产品的倾销地。 

  可以这样说,欧洲联盟的内部出现了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为了解决欧洲联盟内部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德国和法国主张扩大欧洲联盟的版图,将中东欧国家纳入欧洲联盟,从而使传统的欧洲联盟国家可以向中东欧地区国家出口产品。 

  事实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加入欧洲联盟之后,很快成为传统西欧国家的产品倾销地。西欧国家为了向中东欧国家出口产品,甚至在产品标准方面实行“差别待遇”,出口到中欧和东欧国家的产品标准相对较低,而出口到西欧国家的产品标准相对较高。法国和德国试图通过欧洲联盟内部不同国家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同所产生的“势能”促进欧洲联盟国家经济的发展。但在政策实施过程中,很快出现了边际效用递减的现象。 

  法国和德国促进欧洲联盟国家经济发展的政策,忽视了欧洲联盟国家内部的发展动力,忽视了货币一体化所产生的问题。希腊之所以出现债务危机,就是因为失去货币主权之后,希腊政府不遵守欧洲联盟所制定的欧元区财政赤字政策,不断扩大财政赤字规模。为了规避欧元区国家财政赤字限制政策,一些欧元区国家不断发行中长期国债,从而使国家的债务规模越滚越大。更令人感到担忧的是,由于一些欧洲联盟国家加入欧元区是为了搭便车,而不是为了维护统一货币国家经济的稳定,因此,他们在制定经济政策的过程中强调本国利益优先,为了在国内政治选举中获得选票,政党领袖屈从于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的压力,不顾实际情况提高国家的福利,从而使这些国家债台高筑,经济增长难以为继。 

  法国和德国充分利用欧洲经济一体化巩固了自己的市场份额。德国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对生产力的促进作用,通过提高本国科技创新能力,扩大市场占有份额。而法国长袖善舞,善于利用各国的资源,促进本国生产力的发展。除了法国和德国这两个欧洲联盟“发动机”之外,其他欧洲联盟国家缺乏发展的动力。
 欧元区国家失去货币主权之后,对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缺乏有效应对手段,一些国家不断地通过发行中长期国债解决眼前存在的问题。周期性的民主选举,使得欧元区国家习惯于寅吃卯粮,部分国家执政党不负责任,通过增加公共开支等方式人为地制造短期经济繁荣景象。西班牙政府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由于西班牙执政党大举投资,从而使西班牙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过德国和法国。欧洲联盟统计数据使得西班牙执政党在未来选举中很可能会再次取得胜利。如果不是腐败案件爆发,那么,西班牙执政党很可能会通过特殊的财政政策,继续刺激经济增长,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 

  现代民主政治发展存在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那就是执政党如何解决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之间的矛盾问题短期来看,西班牙执政党制定的财政政策有利于经济的增长,但是,长期来看,由于这些政策扩大了政府的债务规模,而且容易产生腐败问题。西班牙反对党工人社会党充分利用执政党政策中出现的问题,在关键时刻给西班牙执政党致命的打击。这是西班牙国内政治斗争的结果,也是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取得执政地位的重要契机。可是,西班牙工人社会党获得政权之后,能否摆脱财政危机,所有这一切,还有待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希腊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之后,国际社会曾经讨论欧元区是否会分崩离析的问题。现在看来,法国和德国为了维护本国的利益,一定会采取措施千方百计地维护这个特殊的货币体系。不过,随着经济危机不断蔓延,法国和德国是否有能力继续维护的欧元货币体系值得国际社会观察。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德国和法国在统一货币体系中获得的收益远远小于维持统一货币体系所付出的代价,那么,法国和德国政府很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欧元统一货币。对于法国和德国来说,抛弃作出巨大牺牲建立的统一货币体系,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政治影响,短期内法国总统和德国总理不会这样做。 

  法国总统是欧洲联盟坚定地维护者,只要这位法国总统不下台,那么,欧元货币地位就不会发生动摇。同样道理,德国总理也是欧元坚定的维护者,因为统一的货币体系对于德国经济发展最为有利。可是,无论是在西班牙还是意大利,反对欧洲联盟和欧元货币的政党组织正迅速崛起,他们通过民主选举有利时机在国内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少数政党甚至已经登堂入室成为欧洲联盟国家议会的多数派。意大利是否会组建一个反对欧洲联盟的内阁,意大利是否会成为第一个退出欧元区的国家,所有这一切,都值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发生在西班牙的这场政治风波不会很快平息。工人社会党取得执政地位之后,面临严峻的经济压力。如果不能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解决经济发展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依靠科技创新发展生产力,通过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那么,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很可能会被选民所唾弃。 
贪污腐败使得西班牙执政党黯然下台,但如果不改变经济发展状况,无论哪个政党上台,都无法解决西班牙国内所面临的严峻问题。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将会出台怎样的政策,拯救西班牙的经济体系,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政党是否会卷土重来,通过公民投票等方式宣布独立,所有这些都使得西班牙充满了不确定性。如果西班牙这个南部欧洲国家出现持续性政治动荡,那么,必然会影响到其他欧洲联盟国家经济稳定。如果意大利的政治局势和西班牙的政治局势持续发展,反对欧洲联盟的政党出台政策,宣布脱离欧洲联盟或者通过公民投票脱离欧洲联盟,那么,欧洲联盟经济发展将会面临极大的困难。法国和德国将如何通过欧洲联盟发挥自己的影响力,确保欧洲联盟国家经济稳定,布鲁塞尔欧洲联盟将会作出怎样的反应,确保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政治稳定,所有这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在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讨论欧洲联盟的前途问题,很容易让人们得出消极悲观的结论。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