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国坚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不能改变

中评社北京7月4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2018年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缓解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考虑采取定向降准政策,解决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资金问题
  
 
  中评社北京7月4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2018年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缓解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考虑采取“定向降准”政策,解决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资金问题。 

  这项政策并不表示中国将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而只是表明中央政府正在积极探索制定更加科学的促进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发展的宏观调控政策。 

  本届政府坚持稳健货币政策,对于资本市场出现的融资难的问题,没有采取“大水漫灌”的策略通过增加人民的流通量或者降低准备金率,解决金融市场流通性问题。中央政府的基本判断是,中国资本市场资金充足,只不过资金的流动方向出现问题,资本市场投机交易过热,而实体经济发展面临资金困难的问题。 

  为了促进我国实体经济发展,中央政府出台一系列的政策,鼓励金融机构将资金发放给工业企业。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央政府宏观调控政策尚未真正落实到位。这一方面是因为金融机构为了获取更多利润,通过各种方式把资金调往资本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实体经济发展面临巨大的压力,如果将资金投入实体经济,有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 

  通俗地说,金融机构在资本市场可以获取更多的收益,投入实体经济则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市场风险投资收益规律决定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资金越来越多,而实体经济的资金则得不到有效地满足。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趋势是,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被彻底边缘化。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其他金融机构都不愿意把资金借给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因为贷款给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不仅交易成本居高不下,而且面临巨大的商业风险。如果中小企业或者微型企业破产,商业银行的贷款就会变成呆帐坏帐。
 因此,尽管中央政府三令五申,商业银行仍然拒绝和中小企业以及微型企业发生商业往来,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不得不求助于小型担保公司或者私人借贷,而这样一来,必然导致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融资成本越来越大,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资金困难问题很难得到有效地缓解。 

  有学者建议中央政府应当考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增加市场的流动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得到资金支持。通俗地说,如果中国金融市场大水漫灌,那么,总有一些水流入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缓解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资金压力。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宏观调控思路,因为在我国现有资本市场管理体制下,如果中央政府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通过降低准备金率对外释放人民币,最先从中受益的仍然是金融企业和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根本无法从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宏观调控政策中得到好处。 

  各国为了保持市场经济的生态平衡,促进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发展,采取一系列金融扶持措施,确保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资金充裕。日本鼓励中小企业成立信用社,优先为社员服务。美国成立小型企业融资担保机构,为小型企业获取商业银行贷款提供担保服务。所有这些都是市场化手段,目的是要减轻中小企业贷款负担。 

  我国鼓励中小银行为中小企业服务,可是,中国金融宏观调控政策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这是因为商业银行为大型企业贷款可以获得稳定预期的收益,为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有可能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解决我国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必须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首先,必须充分研究浙江温州等地私人钱庄组织结构,鼓励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自发组织起来,通过建立金融“共济组织”,解决短期小规模融资问题。 

  浙江温州的地下钱庄之所以一度十分发达,就是因为贷款手续简便,贷款利率灵活多变,借贷关系是建立在个人信任关系基础之上,私人借贷可以有效地解决资金困难问题。中央政府应当高度重视这种带有民间自发性质的金融组织和金融活动,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将地下非法金融机构合法化。必要的时候可以鼓励私有企业组建信用社,解决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贷款难的问题。私有企业组建的信用社只能在规定的范围内开展金融活动,所有资金只能在社员之间流动,信用社不得对外开展金融服务活动。信用社制度可以解决民间借贷的问题,可以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政府应当积极鼓励。 

  其次,中央政府应当实行大规模减轻企业税收负担的政策,鼓励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扩大再生产规模。如果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扩大在生产,政府应当减免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增值税和所得税。必要的时候,中央政府可以考虑对部分行业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实行定额税,不再按照现有增值税规定征收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增值税,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减轻中小企业的负担,从而间接解决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资金难的问题。 

  第三,中国经济发展国际环境日益严峻复杂,美国总统推出的大规模减轻企业税收负担的政策得到美国国会的支持,美国总统决定对主要贸易伙伴发动的贸易战争有可能会使中国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特别是对外出口的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处境更加困难。中央政府应当审时度势,采取特殊的税收豁免政策,在原有出口补贴政策基础之上,要求各级政府根据当地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发展的实际需要,灵活制定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的金融扶持政策。如果中小企业具有可变现抵押物,那么,地方政府应当鼓励地方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总而言之,必须以市场为导向,解决中小企业所面临的困难。
中国应当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长期不变。因为货币宏观调控政策的作用机理非常复杂,如若使用不当,有可能会出现金融灾难。当前我国金融市场存在的问题是资金流动不合理问题而不是资金总量不足的问题。大量资金在资本市场流动,一些互联网络公司动辄获得几十亿的风险投资,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国金融泡沫正不断积蓄。如果泡沫破裂,中国必然会爆发金融危机。 

  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只不过是隔靴搔痒,无法解决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面临的困难。部分机构投资者之所以鼓励中央政府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是因为市场上流动的资金越多,资本投机收益可能也就越多。中央政府一定会审时度势,牢牢把握中国金融市场的底线,不会轻易地增加市场货币流通量。 

  再次确认,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不可能惠及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