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面臨十大威脅從殺手機器人到生物黑客

人類將如何被終結,這是科幻小說無盡的魅力之源。但是科學家們聲稱,電影中描述的許多場景比如小行星撞擊和殺手機器人可能並不像你想象的那樣遙遠。現在,劍橋大學生存威脅研
  
 
  人類將如何被終結,這是科幻小說無盡的魅力之源。但是科學家們聲稱,電影中描述的許多場景——比如小行星撞擊和殺手機器人——可能並不像你想象的那樣遙遠。現在,劍橋大學生存威脅研究機構(CESR)的研究人員,列出了10種可能導致世界末日、人類滅絕的威脅。 

  1.人工智能  

  隨著技術學會自我思考和適應環境,人類面臨更不確定的未來。它們通過偽裝成有用的數字助理和無人駕駛汽車站穩腳跟,有朝一日,如果任憑它們不受控制地發展,人類的命運就會被終結。Siri、Google Now以及Cortana等數字個人助理的發展,只是人工智能應用的開始。 

  據《連線》雜誌外部顧問尼克·波斯特羅姆(Nick Bostrom)預測,到2075年,機器將達到人類90%的智力水平。如果人工智能的發展超出了我們的理解和控制範疇,就會威脅到人類的發展,這與核武器的發展十分相似。 

  世界著名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和SpaceX的創始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以及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和技術專家,近年來都表達了他們對人工智能發展的擔憂。霍金教授在2016年發表講話時表示:“我認為人工智能的進步不一定是良性的。一旦機器達到了能夠自我進化的關鍵階段,我們就無法預測它們的目標是否依然與我們的目標相同。人工智能有可能比人類進化得更快。” 

  CESR認為,人工智能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造成威脅人類生存的風險,因此如何應對它們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 
 
  
  2.殺手機器人  

  新技術可能會讓人類放棄對致命武力的控制權。隨著人工智能的進步,機器能夠自主選擇和攻擊目標的可能性正在迅速成為現實。全自動無人武器,也被稱為“殺手機器人”,正迅速從科幻小說走向現實。

  支持者表示,這些殺手機器人是必要的,因為現代戰爭變得如此快捷,而且因為有了機器人,戰鬥就會讓士兵和警察不再受到傷害。但批評人士稱,殺手機器人對人類的威脅可能會超過其給軍事或執法方面帶來的任何好處。將人類從目標決策中移除將會形成一個危險的世界,機器將在人類控制之外做出攸關生死的決定。 

  人們更擔心的是,有朝一日機器人殺手可能會攻擊它們的創造者,儘管CESR認為這種威脅目前只是低優先級的任務。 
 
  
  3.生物黑客  

  通過合成生物學,從治愈疾病到清除污染等,超級細菌將來或能成為現實。科學家們正在努力追求新的生物技術,以在基因層面改變現有微生物,以便更好地了解它們的功能或產生預期的結果。他們的努力已經在2016年3月份取得結果,在實驗室裡創造出人造生命形式。 

  但是,生物工程實驗或生物黑客實驗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極其危險的結果,CESR高度重視這個領域的發展。就像當前研究可自我複制的微生物那樣,比如病毒,同樣存在很高的風險,這些微生物逃離實驗室可能導致全球性疫情。寨卡病毒在2016年登上了新聞頭條,人們擔心疫情會爆發,可能會影響超過25億人。這也是CESR關注的另一個重點領域。 
 
  
  4.核戰爭  

  現在地球上已經有超過1.5萬枚核武器,但是要把地球變成災難性的核冬天,只需要100枚核彈。1983年,包括卡爾·薩根(Carl Sagan)在內的天體物理學家引入了核冬天的概念。儘管這些炸彈本身會造成災難性的破壞,但科學家們預測,隨之而來的核冬天將同樣影響巨大。這是因為核彈會引發大規模的風暴、發射煙霧、煙塵以及灰塵,如果核彈被投放到主要城市,這種影響還會更大。 

  人類也許能夠生存下來,但地球上的生存條件將變得極端。在應對爆炸的餘波中,隨著氣溫突然下降,農作物難以生長,海洋生物受到過度輻射的影響,人類將面臨全球饑荒。儘管核武器的擴散令人擔憂,但CESR依然將其作為低至中等風險看待。 
 
  
  5.氣候變化  

  自工業革命以來,人們始終被指責擾亂了大氣的微妙平衡。在使用化石燃料時,它們會釋放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它們在大氣中的濃度正以驚人的速度上升,在地球周圍形成了厚厚的毯子,吸收多餘的熱量,並使全球溫度上升。雖然有些地方的天氣比較暖和,但“反饋回路”會使溫度升高的影響複雜化。 

  蒸發增加會導致雲層覆蓋更密集,這加劇了變暖效應,因為雲本身就是強大的絕緣體。長期以來,“碳沉積”正變得不穩定,並在不斷從儲存之地被釋放出來,從而進一步加劇這個問題。 

  科學家警告臨界點的到來,即全球變暖問題無法再得到解決。如果我們接近這個極限,失控的溫室效應將導致氣溫飈升到數百攝氏度,屆時海洋將會沸騰,地球上的生命也無法再生存。然而,CESR將氣候變化視為另一個低至中等風險。 
 
  
  6.小行星撞擊  

  雖然小行星撞地球的可能性極低,但這種威脅成為現實可能只是時間問題。2017年1月,相當於10層樓高的小行星與地球“擦肩而過”,與地球的距離僅是地月距離的一半。專家們此前曾警告說,人類並沒有準備好應對小行星撞擊地球,如果小行星撞來,我們對此可能無能為力。 

  小行星是太空岩石碎塊,通常是行星形成過程中留下的,它們在太陽系中游蕩,並圍繞太陽旋轉。小行星偶爾會從與地球交叉的路徑通過,被稱為”恐龍毀滅者”的撞擊規模是極為罕見的,一顆只有其大小1/5的小行星撞擊地球,可能就會對人類文明造成災難。 

  小行星撞擊釋放的能量超過廣島原子彈1000萬倍,其衝擊會將300公里範圍內的一切夷為平地。灰塵和碎屑會造成“冬天影響”,大部分的生物都會死亡。另一種情況是,小行星撞入海洋會引發巨大的海嘯,抹去整個海岸線,將海水注入大氣中,摧毀大片的臭氧層,讓幸存者暴露在致命紫外線輻射下。 

  專家們認為,如果無法執行偏轉任務,這種場景可能在現實中出現。美國宇航局的科學家認為,我們最好能製造出攔截火箭,以備執行類似偏轉小行星軌道的任務。美國宇航局馬里蘭州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的研究員約瑟夫·尼喬(Joseph Nuth),首先提出了這個想法。他在2016年12月份稱:“最大的問題是,目前我們還沒有太多的應對方案。它們屬於滅絕級別的事件,比如導致恐龍滅絕,滅絕事件之間的間隔大約在5000萬年到6000萬年前。”然而,CSER依然將這一風險作為低風險處理。 

  無論是在哲學還是科學思考中,我們生活在某種虛幻宇宙中——就像1999年電影《黑客帝國》中所發現的那樣,有著悠久的歷史,但我們是否能夠確定這種設想的真實性依然是個備受爭議的話題。 
 
  
  7.現實就是幻覺  

  長期以來,哲學家們始終在進行思想實驗,來研究我們的內在“自我”與外在“現實”之間的互動,以此質疑我們是否能相信感官判斷。我們的想法是,我們生活在某種虛幻的宇宙中——無論是像《Descartes》中“惡魔”的產物,還是像《黑客帝國》那樣複雜的電腦模擬中。 

  雖然在很大程度上它仍屬於科幻小說,但許多傑出的科學家、哲學家甚至是企業家都認為,我們的“真實”世界其實只是一個模擬。我們對量子力學的理解強化了這個觀點,即“世界”和“我們的主觀意識”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美國銀行於2016年9月發布報告指出,我們有20%到50%的可能性,生活在某種類似於《黑客帝國》的模擬中。由於我們無法找到證據,導致這成為備受爭議的話題。因此,CESR對這個領域的興趣很低。 
 
  
  8.食物短缺  

  全球氣溫升高導致的普遍的水資源短缺,這可能導致糧食短缺和大規模移民。在氣候變暖造成的所有威脅中,水資源供應的減少是最嚴重的。據預測,到2025年,生活在“水資源匱乏”地區的人類將從當前16億人,大幅增至28億人。到2050年,全球人口將從現在的73億增加到90億,糧食產量將需要增加60%以上,而與氣候有關的市場動蕩可能會導致社會動蕩。 

  報告稱,全球氣候變化的將導致糧食短缺程度增加3倍以上,國際社會需要做好應對糧食價格衝擊的準備,以防止發生內亂。極端天氣和全球糧食系統的抗風險能力特別工作組表示,在2040年之前,每隔30年就會出現嚴重的生產衝擊事件,包括糧食短缺、價格飈升和市場波動,而且每次嚴重程度都在加劇。 

  報告稱,到2050年,全球人口將從現在的73億人增至90億,糧食產量將需要增加逾60%,而與氣候有關的市場動蕩可能導致國內的動蕩。對於CESR來說,這是個需要關注的重點領域。 
 
  
  9.粒子加速器  

  另一個不太可能發生的危險也引起了人們對地球未來存在的擔憂,那就是超級對撞機的實驗可能會意外地摧毀地球。在瑞士日內瓦的大型強子對撞機上進行的實驗可以幫助回答有關生命和宇宙起源的問題,然而許多人擔心,它們也可能會導致生命滅絕。 

  有些科學家擔心出現微型黑洞,這些真空力量會吸進任何物質,甚至是宇宙本身。包括Astronomer Royal在內的許多天文學家警告稱,被稱為“strangelets”的亞原子粒子可能會被意外創造出來。“strangelets”是一種假設的物質,在特定的條件下,可能會引發連鎖反應,把所有的東西都轉化成奇怪的物質,然後毀滅地球。CESR的專家認為,這種情況的發生幾率非常低。 

  10.暴君統治者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引發反應不一,但這足以促使CSER的員工召開一次小組會議,討論這是否構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脅。歐盟公投後,他們曾舉行了類似的會議。有些專家擔心,世界各國領導人可能會成為導致人類滅絕事件的催化劑——或許是通過核衝突,或對氣候變化影響管理不善。 

  ?CSER的朱麗葉斯·韋茨多福爾(Julius Weitzd?rfer)表示:“特朗普多選後,我們正遠離相信科學證據的世界。這是妨礙我們應對任何威脅的能力,讓我們的管理變得更糟糕,風險增加。特朗普當選導致形勢變得越來越嚴峻,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需要討論其他嚴重威脅。”CESR認為特朗普當選是個中等威脅。 

  (來源:環球網)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