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森友学园门”折射出的安倍式民主

中评社北京3月22日电/网评:森友学园门折射出的安倍式民主 来源:中国网 作者:李若愚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研究员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2017年初,森
  
 
  中评社北京3月22日电/网评:“森友学园门”折射出的安倍式民主  
  
  来源:中国网  作者:李若愚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研究员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2017年初,森友学园涉嫌借助政治势力影响,廉价获得了国有土地的事件被曝光。原本不算知名的森友学园能一下子跃居新闻头条,关键就在于其明确牵涉到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甚至极有可能将安倍本人也卷入其中。 

  当时,执政的自民党早已筹划在2017年提前进行众议院选举。因此,安倍晋三不遗余力地通过坚决否认、转移焦点等手段来淡化事件影响,并最终领导执政联盟赢得了选举。然而就在平稳迎来2018年,安倍似乎可以就此放下心中大石之际,事情却又急转直下,向着不利于安倍的方向发展。 

  3月12日,日本财务省迫于外界压力,承认森友学园事件的原始报告曾被其下属机关篡改,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将安倍晋三夫人的名字从文件中蓄意删除。围绕这一剧变,财务省内涉事人员自杀者有之,辞职者有之。日本政坛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而安倍政权所面临的压力,直接反映在了最新公布的民意调查上。 

  3月18日,日本电视台公布了其在3月16日到18日期间进行的最新民调。调查结果显示,安倍政权的支持率从2月的44%下降到30.3%,跌至第二次安倍政权以来的最低点;而不支持率则从37.3%攀升到53%,同时创下新高。 

  面对如此结果,安倍倒是看似还能保持镇定,他还向周边人士强调:“不必随民调起舞,而忽喜忽悲。”确实,与2017年不同,2018年日本政坛并无国政选举,民众的质疑也就难以通过选票转化为对执政党的直接压力。但是,从自民党政权的长期发展看,安倍究竟是处变不惊,还是故作镇定似乎也难以断言。 

  从民意调查各项问题的详细回答分析,其结果并非安倍所说的那么乐观。比如就安倍政权的支持率来说,在仅有的30.3%表示支持安倍政权的受访者中,在支持理由中选择最多的竟然是“如果安倍下台,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替代者”(占支持安倍政权人数的44.6%)。换句话说,即便支持安倍政权,也不是因为安倍做的好。而在选择不支持安倍政权的人种,近半数的矛头都直指安倍本人,即不支持者中有43.2%的人都表示安倍的人品不值得信任。这种评价实在要令有担当的政治家汗颜。 

  同时,在这份民调中,表示支持安倍所在的自民党的受访者有33.3%,再回过头来看看安倍政权30.3%的支持率,显然一部分自民党的支持者已经开始选择放弃安倍政权。对安倍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不好的苗头,但好在目前事件的焦点还不在自己身上。 

  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以来,非常注重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对于安倍政权时期日本的新闻自由,联合国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曾指出:日本媒体独立性的发展趋势“十分令人担忧”。在“记者无国界”组织发布的新闻自由度排行上,日本的排名也出现了下滑。无论如何,安倍政权对于媒体的影响力超出以往是不争的事实。这恐怕也是安倍能平稳度过“森友学园门”爆发的2017年的重要原因之一。 

  实际上,在目前日本媒体追逐的热点中,“森友学园门”不知不觉地被换为了“财务省公文篡改门”。比如,日本电视台所做的民调就回避了安倍晋三在“森友学园门”中的责任问题,倒是专门有一问是关于财务省的主管大臣麻生太郎是否应该为此引咎辞职。选择“应该”的人高达60.8%,这就一下把身为副首相兼财务大臣的麻生抛到了风口浪尖。
面对要求麻生辞职的风浪,安倍目前选择了力挺麻生的方针。这倒不是因为二者的远亲关系,而是因为安倍的政治利益。首先,自民党将在今年秋天迎来党总裁选,以麻生为领袖的麻生派与二阶派和安倍所属的细田派是安倍的重要票仓,安倍当然不会轻易开罪麻生。其次,正因为有麻生挡在前面,安倍才获得了在幕后斡旋的从容立场。就像财务省的佐川宣寿局长辞职后,压力被推给麻生一样,如果麻生辞职,接下来要直面外界压力的就轮到了安倍本人。为此,安倍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放下麻生这面挡箭牌。 

  虽然今年没有选举压力,但也并不意味着安倍可以与民众压力绝缘。毕竟,安倍为了实现“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目标,还需要在公民投票中获得超过半数的支持。其实,民意本来就不应该以功利的眼光被简单地转化为选票。既然安倍一贯自诩有理想的政治家,那作为首相,他就有责任来对日本的民主制度做出诠释。 

   在外交场合,奉行价值观外交,以民主制度的代言人自居;但回到日本国内,就把本国民众的呼声称为可以不必理会的“忽上忽下”的东西。长此以往,不知道安倍版“民主来了”的故事是否还能取信于人?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