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在叙连遭两败 还将继续搅局

中评社北京3月28日电(评论员 乐国平)进入3月后,战火绵延的叙利亚出现了两场决出胜负的战役,一场是土耳其军队及其代理人对阿夫林库尔德人发起的攻城战,另一场是叙政府军对
  
 
  中评社北京3月28日电(评论员 乐国平)进入3月后,战火绵延的叙利亚出现了两场决出胜负的战役,一场是土耳其军队及其代理人对阿夫林库尔德人发起的攻城战,另一场是叙政府军对大马士革郊区东古塔反政府武装的剿灭。前一场战役以土军攻占整个阿夫林地区而告终,后一场则以叙政府进占东古塔收尾。这两场战役都有一个共同的结果,那就是美国在叙利亚的利益遭到了打击。 

  众所周知,库尔德人背后的最大靠山就是美国,在美国支持下,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建立了控制区,形成了对土耳其的最大威胁。随着土美关系日益恶化,土政府打击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的行动越来越激烈,阿夫林的库尔德人成为土耳其下手的对象。 

  阿夫林地区的特殊之处在于其是一块飞地,和叙利亚、伊拉克的其他库尔德控制区都不接壤,因此想得到其他地区库尔德人的支援颇为困难。不同于其他库尔德武装单纯依靠美国,阿夫林库尔德人为了自保,采取了对美、俄两头下注的策略,允许俄军和西方国家“志愿者”共同进入该地区协防。这种策略虽然可以制造两大国同时支持的“狐假虎威”意象,震慑土耳其,但弊端是,这种左右逢源注定得不到任何大国的真心支持。 

  因此,在本次土耳其对阿夫林的进攻中,美国并没有伸出援手(有说法是美国与土耳其暗中谈判,出卖了阿夫林),长期负责协防阿夫林的俄军也悉数撤退,阿夫林库尔德人孤军奋战,面对装备强大、训练专业的土军及其附庸“自由军”,库尔德武装不愿拼死抵抗,从阿夫林仓皇退败,假道叙政府控制区逃往其他库尔德区。土军遂长驱直入,进入了近乎空城的阿夫林,经过几日扫荡,土方已宣布完全控制了阿夫林。 

  先前,多数人预测土耳其攻打阿夫林并不会顺利,并且在战役初始阶段1、2月时土军进展的确缓慢,但3月后,土军明显加快进度,库尔德武装基本不再反抗而是选择逃走,土军以极小代价取得了阿夫林地区。这一结果显然令土耳其喜出望外。而惨遭“打脸”的,则是美俄等大国对阿夫林库尔德人的抛弃行为,导致自身利益受损。 
 阿夫林被土耳其占领,使叙利亚西北部两个听命于土耳其的“自由军”地盘——巴卜和伊德利卜连成一片,对俄、叙政府军队驻守的阿勒颇城以北、以西造成了半包围态势,不仅严重威胁叙政府的安全,而且令叙政府收复失地、一统江山的希望基本落空。当然,土军的胜利最令美国颜面扫地,美国对阿夫林库尔德人的始乱终弃,不仅令库尔德民族心生怨恨,而且对美国在叙的其他势力范围造成了新的压力,土耳其得陇望蜀、挥师东进攻打曼比季、卡米什利等库尔德人控制区的行动恐怕只是时间问题了。这些地方的库尔德武装将岌岌可危,而美国在这些地区的人员、武器和利益都陷于困境。 

  如果说阿夫林库尔德武装的失败,还在于他们两面下注,得不到美国真正支持的话,那么东古塔地区反政府武装的溃逃,则是严格意义上的美国之失败。东古塔位于叙首都大马士革东郊,是一片贫民区,当地百姓生活困苦,因此对巴沙尔政府长期不满。2011年叙利亚刚刚爆发冲突时,东古塔人民就揭竿而起,成立了“自由军”组织,背靠美国,同叙政府交战。东古塔四面都被叙政府军队包围,是一座孤岛,然而,东古塔的“自由军”长久以来,非但不是个被动防御者,反倒是以进攻者的姿态屡屡对大马士革西部的叙政府咄咄逼人。截至去年8月时,东古塔方面还在炮击叙政府主办的国际博览会会场,对叙政府造成极大震慑。 

  短短半年后,东古塔反政府武装便一蹶不振,一溃千里。最主要的原因是,随着反政府武装身上的“抗暴”、“民主”标签日益褪色,其宗教极端属性不断加强,早已从相对温和的“自由军”退变为恐怖分子,失去了民心。在政府军不断反击的节骨眼上,东古塔各路武装竟然玩起了内讧,力量加速削弱,这令叙政府军队的反攻愈发顺利。而因为东古塔各武装的内斗,美国也不知道应该援助哪一支队伍,外援纷纷停止了。 

  目前,东古塔已被叙利亚政府军分割为三块,三个包围圈内的反政府武装基本投降,将乘车转移至伊德利卜的“自由军”控制区,不过,等待他们的,将是在伊德利卜与亲土耳其“自由军”及“基地”组织分子混战的新内讧。
美国在叙利亚连遭两败,一方面由于美国支持的武装扶不上墙,令一方面也是美国在中东战略昏招不断使然。美国以推翻巴沙尔政权为目标,为此不择手段支持一切叙利亚反对派势力,培植出了IS、努斯拉阵线等恐怖组织,造成了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美国纠集各盟国共同打击叙利亚,却与土耳其翻脸、同卡塔尔反目,令美国的中东联盟四分五裂。美国还故技重施,指责叙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像当年指控萨达姆那样给巴沙尔扣帽子,但这一次已经很难令人们信服。 

  如今的美国相对实力衰落,胃口则越来越大,意欲脚踢中国(贸易战)、拳打俄国(驱逐外交人员)、惩治朝鲜、消灭伊朗,这种全球之内到处树敌的政策令美国对中东无暇顾及,而特朗普政府内部矛盾重重,更令美国在中东的图谋难以实现。前国务卿蒂勒森持较温和的中东政策立场,去卡塔尔等国“救火”,现在被炒了鱿鱼,可以确信,美对中东的政策,接下来亦和对其他地区政策一样越发强硬。 

  当然,以美国目前的实力和精力,难以再派大兵攻入叙利亚,发动新一轮战争,但美国浑水摸鱼的搅局本领还会继续发挥作用。美国的特种兵和情报人员继续在叙利亚活跃,美国对叙利亚的空袭也从未停止。而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以色列、约旦等势力在叙利亚亦长期存在,这些国家彼此间的亲疏变化也是美国利用的砝码。因此,美国还将继续搅局中东,其他势力之间的缠斗也难以缓和,叙利亚战场和中东战事离破局还遥遥无期。 

  中东是“一带一路”的孔道,中东虽然战火不止,但依然有希望保持部分地区的稳定,以促进国际合作的繁荣。在美国、土耳其等国连年用兵搅局的同时,伊朗、伊拉克、叙政府形成了比较稳定的什叶派之弧,并在俄罗斯的军事支持下平息着中东部分地区的局势。目前伊拉克南部和叙利亚沿海等什叶派占优地区局势企稳,伊朗国内也经受住了街头运动发难,恢复秩序。这些地区需要继续抱团,并且利用美国与其他国家时常关系紧张的契机,争取到更多的外部支持,形成中东地区一支强大、统一的和平力量,以重启地区经济发展的正轨。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