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特朗普向全世界发动贸易战不可思议

中评社北京3月27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中美两国贸易争端主要集中于传统货物贸易领域,尚未波及中美两国金融服务贸易。但是,如果中美两国在货物贸易领域无法通过磋商达成协议,那
  
 
  中评社北京3月27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中美两国贸易争端主要集中于传统货物贸易领域,尚未波及中美两国金融服务贸易。但是,如果中美两国在货物贸易领域无法通过磋商达成协议,那么,中美两国的贸易争端一定会扩大化,到那个时候,人们无法保证中美两国是否会就金融服务贸易展开激烈的厮杀。 

  世界贸易组织旨在解决世界贸易领域中存在的争端。因此,无论是在传统货物贸易领域还是在金融服务贸易领域发生纠纷,都可以依照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寻求解决方案。不过,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非常复杂,除了要求双方进行必要的磋商之外,仲裁机构会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等到仲裁裁决作出之后,国际市场已经发生变化,世界贸易组织仲裁机构作出的裁决已经失去了意义。 

  正因为如此,美国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没有得到切实履行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仲裁请求,另一方面按照美国国内的法律单方面对中国实施制裁措施。 

  过去美国政府认为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是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造成的,因此,美国朝野各界迫使中国人民币升值,以便减少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可是现在美国朝野各界充分意识到,中国并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增加对美国的出口,因此,美国不会谋求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与中国谈判,迫使中国签订第二个广场协议。 

  上个世纪80年代,由于日本对美国出口出现巨大的贸易顺差,因此,美国政府迫使日本签订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度升值。对于这个历史性事件,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有不同的解释。一些学者认为,日本之所以同意日元大幅度升值,是因为这样做有利于改变日本的经济结构,有利于摆脱困境。换句话说,日本之所以主动将日元升值,不是美国逼迫的结果,而是日本调整产业结构的内在需求。日元大幅度升值之后,日本企业疯狂购买美国资产,美国一些标志性公司纷纷落入日本企业之手,日本成为好莱坞唱片公司主人,日本购买的音乐制品到目前为止仍然为日本提供版权收入,这说明当年日本政府主动调整日元与美元的汇率,是日本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不是迫于美国经济压力。 

  广场协议出台的历史背景以及产生的经济作用,需要经济学家深入分析。但是不管怎样,广场协议的签订充分说明日本和美国关系不平等性。日本希望与美国建立平等的贸易伙伴关系,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美国是日本的占领者,大量美国军人驻扎在日本,因此,日本不得不屈从于美国的压力,为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而对日元汇率大幅度调整。虽然日元大幅度升值对日本国内经济的发展有利有弊,但是,日本迫于美国的压力,实现日元大幅度升值,这本身就具有非常明显的象征意义,它说明日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日本发展对外贸易受制于人,美国可以通过向日本施加压力,迫使日本改变汇率政策,从而减少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到目前为止,日本仍然是美国第二大贸易顺差国。除了中国之外,日本对美国拥有1000多亿贸易顺差。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把日本作为贸易制裁的对象,企图迫使日本主动采取措施减少对美国贸易顺差的原因所在。这是日本的国际地位决定的,同时也是日本经济发展不可逾越的阶段。 

  中国和日本完全不同。中国不是美国的附属国,中国独立自主发展经济,在对外贸易方面拥有绝对的自主权。中国希望与美国平等协商解决贸易争端。如果美国对中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牺牲自己的利益,那么,中国绝对不会答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发表声明,表明中国政府的立场。中国负责中美两国经济事务的副总理已经公开表示,中国绝对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压力,主动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国愿意通过平等协商解决问题,但是,如果美国单方面采取行动,那么,中国不会乖乖就范。 

  现在特朗普骑虎难下,如果扩大对中国贸易制裁范围,迫使中国改变人民币汇率,以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那么,中国有可能通过人民币汇率调整,让美国遭受重大损失。中国政府多次重申,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不会动摇,人民币汇率波动,有可能会给中美两国传统货物贸易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也可能会带来有利的影响。中国没有主动操纵人民币汇率,实现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美国如果把“战火”扩大到金融服务贸易领域,那么,中国将奉陪到底。 

  当前美国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就在于,希望扩大对中国的出口,但是,又不愿意放弃对高科技产品出口的限制;希望解决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为美国企业提供发展的机会,但是,又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改变美国国内的投资环境。虽然特朗普提出了史无前例减轻企业税收负担方案,并且获得美国国会批准,但是,减轻美国企业税收负担的方案不可能成为灵丹妙药。这是因为美国大幅度增加军费开支,如果美国财政赤字居高不下,那么,美国政府一定会采取“堤内损失堤外补”的策略,到那个时候,美国企业名义税收负担大幅度下降,但间接的实际负担会大幅度增加。如果美国对外发动战争,那么,美国企业将会面临巨大的非税收成本,这对美国企业来说是不可承受的。特朗普已经意识到,必须尽快调整国家发展策略,振兴美国制造业,可是,美国缺乏完整的工业制造配套体系,如果美国企业生产要素组合缺乏竞争性,那么,美国要想重新成为世界制造业大国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美国政府来说,信用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让绝大多数美国居民习惯于坐享其成。重新发展传统制造业,美国缺乏足够的竞争力。美国政府必须调整本国的产业政策,反思美国的信用经济,而不是挥舞着贸易制裁的大棒,迫使自己的贸易伙伴放弃合法利益。 
 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广场协议,中国也不愿意将传统货物贸易领域的争端扩大到金融服务贸易领域。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美国将中美两国经济纠纷扩大化,中国将不得不考虑如何全面维护自身利益的问题。对于特朗普来说,拍脑门制裁中国,既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同时也损害中美两国贸易基础。中国一定会藉此机会,迫使美国高度重视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产生的原因,敦促美国全面开放高科技产品市场,鼓励美国企业参加中国举办的国际进口博览会,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解决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 

  特朗普在经济贸易领域向全世界宣战,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特朗普为了营造君临天下的气氛,已经发出明确信号,要求各国申请豁免。这是典型的“老子天下第一”。这样的心态注定会导致美国迅速衰落;这样的贸易战争不会给美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屈服于美国的压力作出实质性让步,中国一定会坚决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彻底纠正特朗普在处理中美两国贸易关系方面错误思维定势,为中美两国贸易发展开辟正确的道路。 

  当年日本被迫签订广场协议,并没有改变日本与美国贸易不平衡问题。到目前为止,日本对美国仍然拥有上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如果美国如法炮制,要求中国签订广场协议,那么,中国绝对不会答应。签订广场协议不仅仅意味着中国在处理中美两国贸易关系方面失去主动权,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重开先例,那么,中国在处理中两国贸易关系方面将会处处受制于人。 

  国际社会都在观察中美两国如何处理贸易争端。美国白宫经济顾问们已经意识到,中国不同于日本,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签订广场协议,中国也不会在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和中国企业利益的前提下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如果特朗普无视客观现实,把中国作为美国的附属国,要求中国必须放弃自己的合法利益,那么,中国政府一定会坚决斗争,彻底打击特朗普的嚣张气焰。 
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特朗普充分意识到中美两国贸易关系的重要性,对中国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但是,对中国绝大部分出口美国产品放行。中国今后在发展与美国贸易关系方面将会更加谨慎,防止特朗普突然发难。中国也会谋求改变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状况。 

  如果特朗普缺乏合作态度,不愿意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那么,单方面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无法减少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特朗普既要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同时又不愿意放弃对中国的限制性措施,特朗普必须为自己的错误决定付出代价。
 

(国际新闻联盟 联合报道)